新闻中心
所属企业动态
身怀凌云志 满腔报国情
  • 来源:中国航空报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0-27

  韦克敬的一生,与飞机有着不解之缘。
  儿时,看着日本敌机轰炸故土,他立下报国心愿。青年时,看着新中国成立之初,还未能拥有自己自主制造的飞机,他略有遗憾但又充满希望和抱负;后来供职于航空工业成飞的他,师从航空模型制作泰斗级大师陈应明,在飞机模型的刀刻和研磨中,他追逐航空梦,心怀报国情。
  如今老人的房间内,摆设着各个时期自己制作的飞机模型,每件作品的制作年份和型号他都如数家珍。一架架作品的背后,是中国航空工业书写的一份份成就。尽管现已耄耋之年的他,已很少亲手做模型了,但一有机会他还是乐意细数他的心血,与后辈倾诉,这60余年的深情。
  立下报国志
  出生在战争年代的韦克敬,6岁就在心底埋下了一颗航空梦的种子。
  战火连天的年代,还不会认字的韦克敬就跟着家人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战争逃难。“逃难路上,日本敌机从头顶压过,那种感觉真是既害怕又愤怒。”有了这样的经历,韦克敬暗下决心,一定要当一名军人,保家卫国。
  16岁,他终于如愿入伍。朝鲜战争停战后,战友们被分到了全国各地,韦克敬到了武汉,被分配到军乐队。1956年,在新中国成立7周年的庆典上,韦可敬成了北京天安门乐队2000人中的一员。“我是第一排打小鼓的,那天下着小雨,毛主席穿着长大衣、戴着帽子走上天安门。我当时整个人激动到僵硬,小鼓都被我敲破了。”
  庆典中,安排有飞行表演,结队从大家头上飞过。再次感受到飞机的轰鸣声时,他又有了新的愿望:“那个年代,中国天上飞的都是进口飞机。我坚信,未来这片蓝天上一定可以飞出中国制造的飞机。”
  拜师学航模
  1958年,韦克敬从部队转业来到成都,并选择在这里安家立业。
  分配到成飞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认识了在航空模型制作领域享有盛名的陈应明,并师从于他。
  说起与老师的相识,韦克敬难掩笑意。当时,韦克敬住3楼,老师陈应明住2楼。“下班后经过2楼,陈老总是在做模型,我时不时停下来观摩一会,越看越带劲,太精美了。”一来二去,韦克敬和陈应明便熟悉起来。因为人手不足,陈应明找厂长要了2个助理,同时也邀请韦克敬跟着他一起做,航模路自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  那个年代做飞机模型,没有专门的设计图纸,有时甚至从报纸上剪下照片,按照比例人为手绘放大。现在有机器辅助,自然方便许多,但在韦克敬眼中,手工做模型有不可替代之处。“现在如果赶时间,我们会先用3D打印,但细节部分还是需要手工添加上去,再小的零件也要按照标准比例来制作。”
  韦克敬说,自己制作的飞机也被陈老师扔过好几次。“老师是一个严谨的人,眼里容不得半分差错。”而且陈应明老师的“眼睛尖”,一眼就能看出问题。“我们得完完全全按照图纸来制作,切不可用主观审美去任意改变模型的外形。”他表示,做航空军事模型很讲究,多加一个部分或少配一个零件,飞机的机型就变了。
  用模型陪伴中国航空工业发展
  回忆中,韦克敬倾注感情最多的是歼5甲。“那是厂里第一架型号飞机。这架是按照1:10比例制作的半解剖模型,用于讲解飞机的构造和功能,加了雷达,可以夜间作战。”
  在我国二代机设计制造初期,木模飞机作为等比例缩放样机,能够把飞机的设计创新提前展示出来并开展相关演示验证,有助于设计的不断改进完善。
  渐渐地,这一架架倾注心血的飞机模型,更成了时代的纪念、荣誉和象征。
  2013年,中国航空博物馆找他订了50架飞机模型。“按照1:10的比例,一个型号一架,有国内的,也有国外的机型。”这些型号在中国航空博物馆永久展出,这些模型,也是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见证;2018年10月18日,为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、庆祝建厂60周年,成飞与社区联合举办“成飞情航空梦——韦克敬航空模型科普展览”。那次展出的作品,是韦克敬历时一年多,制作、修复的60多架飞机模型,其中包括成飞研制生产的机型及世界明星战机;在某次重大外事接待活动中,韦克敬制作的歼7模型还曾作为国礼赠予外宾……
  60多年来,韦克敬做了上千架缩比飞机模型,大到按照1:5比例制作的约有2米长的模型,小到8厘米左右的迷你版。他介绍,最简单的模型都要花半个月左右制作完成,大型或复杂一点的,就得花一两个月。
  一个甲子过去,当中国制造的战机从老人头上呼啸而过时,他很欣慰,自己儿时的梦想终于成真。手中的每一架飞机模型,亦代表了一个时代。一架架手工战机模型,在记录下四川乃至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历史的同时,也印刻着老人60年如一日的凌云志、报国心。(常庆新 杨晨)